IT人才薪水“虚高” ,寡头垄断下小企业工程师告急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03-09 14:51   248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 作者:田宜霖

 作者:田宜霖

“他在微软的工资是多少?”

“月薪2万。”

“给他月薪4万,让他来到腾讯。”

上述对话并非杜撰,而是上演的一场IT工程师争夺战。张海(化名)原是微软的一名工程师,后来被腾讯以高于其一倍的工资挖走。

IT人才身价高涨,导致很多中小企业对人力资源成本上升过快叫苦不迭。甚至对于很多中小型科技企业来说是一场“灾难”。IT人才薪水“虚高”在一定程度上是“拔描助长”所致。

眼下,很多中小科技企业处于两难的境地。一方面急需IT人才,但稍有经验和成熟的人才,都会开出很高的价码;另一方面,经验欠缺的人仍然敢于开价,但这种类型的人才又不是公司需要的。

“以百度、腾讯、阿里、360等为首的大公司,他们有实力给IT人才高薪,而我们这些小企业是承受不起的。往往是我们培养几年的人才,被他们高薪挖走,所以,有几年工作经验的人,都愿意到这样的高薪企业工作。但问题在于,我们这些中小企业的IT人力成本正在快速增加,这让我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最重要的,很多中小企业的技术创新,很可能面临强大的竞争对手。因为这些寡头企业有财力有人力,和中小企业竞争同类的项目,小企业不等于以卵击石吗?”

2015212日,在北京南四环一家咖啡馆里,北京某科技企业的董事长范文开(化名)一脸愠怒。20天之前,他刚与一位有五年工作经验的IT工程进行了面试,月薪2.6万元,双方谈妥之后,原计划是21号正式入职。但在昨天,范文开得到的消息是对方失言了,转而去了另一家大公司,月薪3.5万起,1年后薪水涨至4万元。

“这还让我们有生存空间吗?寡头垄断下,中小企业的创新就是一句空话,因为人才告急,找不到合适的人。或者说合适的人开得价码都很高,因为有企业高薪挖人,而我们无力支付。”范文开原计划2015年春节以后加大研发力度,但这件事情当头棒喝,让他懊恼不己。

IT工程师薪水有“虚火”吗?

“五年前IT人才的薪水还比较正常,但现在,IT人力资源市场处于畸形状态。一方面是IT人才缺口加大,招不到合适的人;另一方面是薪水不断高涨,甚至职高毕业的人,刚参加工作时开价就要八千或一万以上,而他们的经验和能力又根本达不到要求。所以,IT人力市场在需求缺口和高薪之间信息不对称,至少有一部分是‘虚火’。”一位IT企业的人力资源主管对蓝科技网说。

从市场的角度看,IT人力资源的高薪是由于供需双方决定的。但发现,一些资深IT工程师都表示,近五年时间,IT人才的薪水涨幅过快,连业内的工程师都难以理解。

以华为为例,公开数据显示,2008年华为本科4500,每月1000补助,研究生再多10002013年,本科毕业生薪酬上调至9000元以上,硕士毕业生起薪将从8000元上调至10000元以上。

这种现象的产生原因是,基于IT技术衍生的企业不断增多,尤其是在安卓系统、iPhone问世,以及随着滴滴、快的、互联网金融等基于IT技术发展起来的以移动互联为主的企业在迅速增加,导致市场IT人才需求缺口加大,由是进一步加大供需矛盾。

由此形成的一个畸形市场是,刚毕业生的大学生薪资不断被抬高,但在工作能力和实验经验方面有明显的欠缺;而工作六七年以上的IT技术人才,会不断被同行甚至猎头公司以高薪挖走。小企业现有才人培养不尽合理,人才需求缺口加大。一个毕业生往往需五年左右时间才能具有一定的经验和能力,但企业对IT技术人才的需求在快速增加,所以才形成IT人才薪水结构不尽合理和供需矛盾。

“目前工作七八年以上的IT工程师薪酬,市场价格基本处于合理状态,有些稍显偏高。但刚刚毕业一两年、经验和能力有所欠缺的人,对薪酬的期待值还是比较高,有‘虚火’的因素。不过,这个矛盾目前来看还会持续存在,因为市场有需求,而且人才缺口加大。”一位IT企业的副总对蓝科技网说。

▌小企业IT人才之痛

根据调查,目前北京市场上有一些中小科技企业已将研发部门牵至厦门、青岛、大连、武汉等地,而外迁主要原因则是人力成本、租金成本过高。

“我们的研发部门设在了厦门。一是那边的房租便宜,二是人力成本远低于北京,三是宜居,一些技术人员也愿意选择在这样的城市工作生活。每年我们节省的成本约200万元,在移动办公时代,研发中心外迁对小企业来说,是一种无奈的选择。”一位科技企业的董事长对蓝科技网说。

“公司负责HR的人每天最头痛的是如何招到合适的人,春节前后人力短缺现象更为明显,因为还会有一拨离职高峰。想招到合适的人,太难了。成熟的IT工程师禁不住高薪诱惑,而刚刚毕业或经验欠缺的人,又无法达到要求,我们现在最发愁的不是市场,而是担心研发力量跟不上。”

2015年春节上班后的第二天,一位IT企业的主管对蓝科技网做出如上表述。尽管他在自己的住宅小区QQ群里打出招聘广告,月薪2.5万元,如有其他需求可面谈,但少人问津。他所在的小区,以IT人员居多,但大家对这样的招聘并不感兴趣。

高薪、高职,这是所有职场人士都希望的结果,并不仅仅是IT行业独有的现象。但在以移动互联、电子商务、互联网金融等为主的企业风声水起之际,人才市场的供需矛盾正在不断加大,由此导致的IT人力成本的上升,对中小企业科技企业来说,是一道无法逾越的硬伤。

“追求高薪、高职是很正常的,只是在这个时代,大企业拥有雄厚的财力、物力,能给IT工程更好的平台和机会,他们为什么不跳槽?其实我们质疑的并不是IT工程师的高薪,而是在这个时代下,应该反思如何让中小科技企业有更好的发展,如何能形成良性、有序的IT人力市场供应链,从而能保证更多的中小科技企业可持续发展,这才是根本。”上述IT主管说。

事实上,对北京而言,吸引IT工程师的仅仅是高薪、高职和就业机会,他们并不认同北京的生活成本、生活环境。

蓝科技网站针对一家IT企业的24IT员工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,这些技术人员选择在北京,主要是基于薪酬高于其他地区,而且工作机会多,但普遍并不认同北京的生活环境。在生活成本过高、空气质量很差的情况下,他们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工作当中,而对工作之外的生活幸福感认同度普遍较低。

在问及研发部门如果外迁,他们愿意选择的城市时,三分之一的人选择去厦门;其他依次的选择是青岛、武汉、烟台等地。

“如果我们的研发部门外迁,即使每月少收入2000元,我也愿意到自己喜欢的城市工作。因为那些地方生活成本低,房价便宜、宜居。我对北京又爱又恨。爱的是就业机会多,薪水高于地方,但恨的是没有幸福感,除了编程似乎就很少有生活的乐趣,工作、生活压力大。说实话,我们很希望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,但一些需要技术人才的小企业真的很难,他们在无法支付高薪招聘IT工程师时,依靠技术创新的他们其艰难可想而知。IT工程师告急,是畸形市场下,对中小企业科技创新最大的杀伤性武器。”一位工作了八年的IT工程师说。